かみなり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樱舞罗裳:

你韵新粮仓

未成年宝贝们请在成年人的陪同下观看哦~(并不)

【封面(by 向【id不会开车】)、收录文章已全授权,感谢各位产出者的配合】

【上一个被咔嚓了嘤嘤嘤QAQ
我想补充太太的车进去
做完然后点了发送
没想到上一个粮仓就这么没了QAQ
没了!!
从链接到热度到留言全部被新发布的覆盖/相当于清零

求小蓝手!!!!!求扩散——
救救你韵的玻璃心吧QAQ

【积极吹卷】狼人杀鶸看罢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对,狼人杀鶸,说的就是我,开始看初版的时候我真的以为!!他们只是在玩狼人杀而已!!

圣诞节那天刚考完第一科开始为期一周多的考试假,老师的文简直就是圣诞礼物元旦礼盒考试周大礼包()

第一天晚上熄灯以后躺床上真的看到毛骨悚然!我这个人人怂胆子小又不会玩狼人杀,但是熄灯非常有氛围!!然后每天都是等到熄灯才躺床上当睡前故事看的,真•天黑请闭眼

然后室友承受了我连续几天黑暗中的抖chuang腿zhen和呜呜呜呜嘻嘻嘻嘻呼呼呼呼,贼刺激了

非常非常喜欢老师的文,所以更加渴望稀有的he,从安哥的梦到雷总的摇篮曲()再到告白,我想!艾玛!都这么甜了!还能反转吗!还能虐??!!

还能!!但是只要是he就够了!!

很心疼小邹妹子啊,孤独、委屈、痛苦,看不见喊不出,被烈焰吞噬的绝望……最后虽然有一种“啊,世界被修正了”的感觉,美好的校园生活,和睦的同学关系,但那场“梦”太真实了

就算一个人看上去独立坚强,内心可能已经千疮百孔。习海等人的悔恨也让我感触颇深,如果我是冯纪估计也会恨死自己,身为朋友没有倾听她内心的呐喊和哭泣

再讲讲雷总安哥,我真的词穷了!

老师笔下的雷安超带感,忍不住唱一句“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再加上矛盾的价值观,不同的立场,随着剧情的发展,两人在彼此观察彼此影响的同时也对自己的原则坚定不移,我旋转!跳跃!上天啊啊啊

其实安哥还是个有点矛盾的人,和雷总不同,他在做“救哪个孩子”的选择题时内心肯定是纠结的,看到那里可能有人会不赞同安哥的看法,因为大部分人的选择都是救听话的孩子而不是熊孩子,但直到梦里他向雷狮伸手,我就想,果然这就是安迷修啊

至于雷总,老师写的雷总怎么都辣么帅辣么苏啦!我年轻的小心脏承受不了

其实一开始评论里就有人猜雷总是狼!但我不信就等着反转……老师!这彩蛋的操作太sao了吧简直是砸我脸啊,选择狼人身份也是十分符合雷狮的性格了,虽然我有一瞬间想雷总你咋这么顽皮啊这样会be的……

明明清楚每个人的身份还装成预言家,雷总的豪宅里早已堆满小金人,就差一个收拾房间的小保姆了()

太爱这篇文了今晚熄灯我再刷一遍……吹爆卷脑丝,笔芯笔芯打电话

老师的文,是我跳的动力!

说着点开了狼人杀_(:з」∠)_

给老师打call,我永远滋瓷老师 @大肉卷

【雷安】消不去的罪

钢炼paro,七宗罪贪婪雷×前国家炼金术师安

“我是如此无用,终日重复永无止境的错误。”

01
每个人都有噩梦,而他的数也数不清,因为它们源于他的罪。

梦里红色眼睛褐色皮肤的人被屠杀,不论男女老少。子弹贯穿四处奔逃的平民的身体,那已经算仁慈的了。有的人直接被火焰吞噬化为灰烬,空气中弥漫着烟味、焦味和血腥味,他的耳边除了炮火声还有哭声、求饶声以及呻吟、惨叫。他感到不忍,同时对自己这种愚蠢的仁慈嗤之以鼻——那火焰中有一部分来自士兵的弹药,一部分来自其他炼金术师,另一部分来自他自己。

双剑交叉一挥迸出火星,眼前是发出耀眼蓝色光芒的炼成阵,随即冰与火绽放出更为绚烂的烟火,那是充满血腥味的美丽。

他的双手早已沾满鲜血,可恨的是罪恶挥之不去,可笑的是罪行无法停止。

战争结束后他落荒而逃,却觉得身后依然是战场,是火海与尸山,他的火焰在咆哮着追赶他。那火焰自地狱归来,焦黑的手臂伸出,血泪流下头骨空洞的眼眶,伊修巴尔人的亡魂拉扯着他,仿佛也要将他拖入地狱。

他自责、恐惧,更觉得冷。

但在黑暗中有那么一个人,当他颤抖着哭泣着尖叫着,那个人总会拥他入怀,那怀抱是如此温暖,即使梦里烈焰骸骨依旧,他也有了面对的勇气。

“那是我挥之不去的罪恶。”

也是那个人,使他能短暂地忘却过去,躺在黄昏的山丘上小憩,笑着接受孩子们的赠礼,听他们唤自己“安迷修哥哥”。

那个人有着黑色的头发,紫罗兰色的眼睛。

那个人叫雷狮。

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02
“安哥,你倒是也说说老姐啊!”

男孩的呆毛快戳到眼前,安迷修才回过神来,他看向坐在自己身前的红发女孩,手臂已经要被他包成粽子。

“每次都这么不小心,到处乱跑还磕磕撞撞,上次腿差点摔断也没长教训,这下倒好,手也骨折了脸也擦破了看你还作不作死……姐你还嬉皮笑脸!这次差点破相,下次直接毁容看你还嫁不嫁的出去!”埃米小大人似的絮絮叨叨了一堆,比起孩子气的姐姐,这个爱操心的弟弟看上去反而更为年长。

“没关系,就算你姐姐嫁不出去,在下也绝对不会嫌弃艾比小姐的,埃米你别担心。”安迷修微笑着给绷带打上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又将右手握拳贴在自己心脏的位置,加上他此刻单膝跪地的姿势,倒有点骑士公主山盟海誓的样子。

“本公主嫁不出去也不嫁给你这个白痴骑士!”艾比朝安迷修吐吐舌,做了个鬼脸,生龙活虎的样子仿佛压根没受伤。

安迷修笑笑,一点没把艾比耿直的嘴刀放心上,转而为她处理脸上的伤口。

这是一对可爱的孤儿姐弟,姐姐艾比单纯直率,弟弟埃米也很懂事听话,他们都是安迷修所珍视之人,从相遇的那一刻起,他便发誓要守护两人美好的笑容。

他也守护至今。

享用完安莉洁每道菜都加了柠檬的晚餐后,安迷修在姐弟的房间留宿。姐弟俩一左一右在他身侧安然入眠,安迷修则在有些昏暗的烛光下继续看着没念完的睡前故事。

这时他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被寒风吹乱的黑发与夜色融为一体,紫罗兰色的瞳孔闪烁着灼眼光芒。

那光芒名为罪,名为贪婪。

“Greed。”安迷修合上书,为了不吵醒艾比和埃米,他刻意压低了声音,气温随着眼底的温度骤然降低。

“嘘。”男人笑着用手指抵着嘴唇,“我今天不和你打,你也不想波及这两个小鬼吧。”

“恶党,”安迷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压在枕头下的短刀,飞快地架在Greed脖子上,动作干净利落到Greed也不禁吹了声表示赞美的口哨,“我再说一次,从他身体里滚出来。”

“那我也再回答你一遍,”Greed举手投降,说实在话,安迷修真想往他万年挂着从容不迫笑容的脸上揍一拳,“如果你答应上次那件事,我也不是不能考虑……替你向父亲大人求求情。”

“无论多少次我都会拒绝,人类最不该玩弄的就是生命。”身边的艾比动了动,安迷修叹了口气,他收敛了杀气,决定放眼前这个男人一马,“妄图触碰太阳的人会只会落得燃烧坠落的下场,逆天改命是要遭报应的。记住,你们不是神。”

“然而我们确实得到了永恒的生命,不是吗?冰火之炼金术师,别不识好歹,你的小男友现在可在我手里。”Greed耸耸肩,对安迷修的这番言论不置可否,“我很好奇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情报?你大概比外表看上去聪明些,也许这就是父亲大人和但丁选中你的原因?可惜还是太天真,看看你现在得到了什么?”

Greed离开时,安迷修冲他的背影苦涩地笑笑,眼里倒是没有厌恶。

是啊,他想,我失去了一切。

03
安迷修有一个很荒诞的想法,比如他觉得自己不属于亚美斯特利斯,甚至不属于这个大陆、这个世界。

师父救了失血过多昏迷在森林里的自己,过去被他遗忘了,只剩下安迷修这个名字、两把剑和炼金术。

安迷修进行了人体炼成,右臂换来了真理——卡米尔、帕洛斯、佩利、布伦达、安莉洁、艾比、埃米……那是他的未来,过去却是模糊的:他不记得他想复活的人是谁。

装上机械铠的安迷修恢复的很快,很快炼金术和格斗的水平都超过了师父,但他太骄傲也太心急,即使师父在临终前千叮咛万嘱咐,禁止他去当国家炼金术师,他还是抹干眼泪就参加了国家炼金术师考核。人们称呼他为双剑的安迷修,双剑交叉共舞之时,蓝色光辉映照之下,最后的骑士于冰与火风暴的中心降生。

现在想想,师父从来都是正确的。国家炼金术师是军队的走狗,他们没能为人民带来幸福与和平,反而带来了战火与杀戮。安迷修不够坚强,伊修巴尔战役使他感到痛苦和疲惫,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这个国家的真相,于是安迷修选择和那个人一起逃离了中央。

后来发生的也不全是坏事,即使在安迷修失去一切后,他也仍然坚持信仰,依旧守护所爱。他常常来教堂忏悔过去和祈祷未来,和蔼的主教和亲切的教徒使他感到片刻的宁静,仿佛他只是个普通人而不是罪人。而最幸运的莫过于结识孤儿院的艾比和埃米,修女安莉洁,还有他的挚友——与他的恋人无比相像的布伦达。

他们是安迷修的未来。

安迷修发誓再不杀人,他曾对那个人说,他相信神的存在,即使那可能是个随心所欲的神,任性地创造了这个充满不公平的世界,创造了不完美的人类。

那个人笑着问,你们炼金术师不是科学家吗?

安迷修回以微笑,说有信仰总是好的。

04
安莉洁告诉安迷修,只要用心祈祷,神一定会听到他们的声音,为他们洗净罪恶,使他们余生的夜晚能安然入眠,最终一切将归于平静,往事化作尘土,随风散去。

“神啊。”

他坚信着。

安迷修用旧披风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背上双剑去了一趟中央。他在商店街逛了一会儿,花光身上不多的积蓄买了女孩最爱吃的蛋糕和一条漂亮的连衣裙。

踏入花园时没有记忆中过分热情的迎接,安迷修只当是他太久没来拜访,但一片漆黑的屋子却有一种令人无法忽视的异样。他听到有男孩愤怒的声音,便走上前窥探那虚掩房门里的真相:金发金瞳的愤怒少年、高大的铠甲、平日温和此刻却面容扭曲的男人——还有一只可怕的合成兽,那只合成兽有着棕色的毛发,正在可怜地呜咽着。

“钢之炼金术师”爱德华·艾尔利克和他的弟弟、“缀命之炼金术师”肖·塔克,还有——

妮娜。

安迷修一眼就认出来了,那只怪物是妮娜和亚历山大被合成的产物。他太熟悉那个为他戴上花环的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以及她酷爱以扑倒表达好意的爱犬。

礼物盒悄无声息地落地,安迷修眼前是满地的血,来自伊修巴尔人,来自帕洛斯和佩利,来自卡米尔,来自他自己。

而那个人就在自己的眼前被投入熔炉,化作一滩红水。人造人的死亡和人类又有何分别?临死前他还在张狂地笑着,向恋人无声地诉说着他的爱。

【“安迷修。”】

他倍感无力,只能咆哮着,哭泣着,奔跑着,直到被Greed按在墙上。

疼痛使他有一瞬间的清醒,安迷修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是紧紧抱着Greed,就像溺水的人抱着浮木。他们在黑暗中做爱,安迷修放肆地哭喊出声,展露自己的脆弱,他很久没有像这样渴望过一个人的怀抱,可能是这种温暖过于熟悉也过于不真实。

安迷修呢喃着那个令人怀念到流泪的名字:

“雷狮……”

Greed看着安迷修毫无防备的睡颜,心里没由来感到一丝烦躁。

自从侵占了布伦达的身体,他就受其影响颇深,那些记忆十分混乱,有时是办公室里穿着军服的布伦达和安迷修,有时是穿着便服依偎在花海中的布伦达和安迷修,有时甚至是穿着奇装异服、扛着巨大锤子的布伦达和背着诡异双剑的安迷修,但他们毫无疑问是恋人。

Greed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布伦达对安迷修的爱意总使自己在父亲大人的命令之外还做些多余的事,又或是他的贪欲使他单纯想得到安迷修。

但雷狮又是谁?

之前杀死的那两只合成兽和那个叫卡米尔的小子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算了。Greed想不出答案,决定将这些杂念甩出快要炸裂的大脑。

他想得到这世间的一切……

但Greed现在只想亲眼看着身边这个正义的骑士坠入深渊。

05
安迷修做了一个梦,梦里雷狮向告诉了他这个国家的真相,打碎了他天真可笑的守护人民的幻想,也伸出手带他逃离了虚无的天堂。

【“某个妄图复活死者的笨蛋进行人体炼成失败,但丁给那炼成的四不像喂了红石,他才有了个人形,成为了伪七宗罪的贪婪。”

“但丁想要的是永生,父亲大人想要的则更多……很可笑吧,明明剥离了自己的七种欲望,却还是如此贪婪。”

“我?本大爷当然也什么都想要啦,不然怎么会背叛他们选择单干?”

“帕洛斯和佩利,如你所见他们两个是合成兽……这是卡米尔,算是我弟弟吧。”

“为什么叫雷狮海盗团?因为我觉得自己不属于这个大陆,总有一天我要拥有自己的船,带着卡米尔他们离开这个拥挤的地方,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中二?不觉得。”

“安迷修,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但如今星辰大海都变成奢望,帕洛斯和佩利相继倒在大总统刀下,安迷修眼睁睁看着雷狮被投入熔炉,化为一摊红水,最后被“父亲大人”饮下。

他只保住了卡米尔,然后再一次落荒而逃。那个平日里总是沉默寡言的男孩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他不相信大哥已经不在的事实,直到他们遇见与雷狮面容完全一样的布伦达,再直到侵占布伦达身体的雷狮再度出现在两人面前,最强之盾化为利刃,轻而易举地贯穿了卡米尔的身体。

男孩是天真的,一直到临死才明白这个残酷的现实。

雷狮已经不在了,只剩下贪婪。

安迷修失去了一切,他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人类是如此卑微、脆弱而渺小,苟延残喘活下来的却是只会一味逃跑的自己。

“神啊。”他质问任性的神。

告诉我,死者做错了什么?那些活下来的人又做错了什么?他们无法动弹无法站立无法哭泣,甚至连自己的灵魂都无法挽留。

“贤者之石……”

“永生……”

06
他踏进教堂,寻求平静,渴望救赎,却只看到腹部插着短刀的安莉洁,她还紧紧地抱着艾比,女孩失焦的红色眼睛空洞地望着穹顶的彩绘,颈部伤口的血已经干涸。

“安哥……救救埃米……”安迷修抱住安莉洁,这个将一生奉献给神的孤女,此刻倒在血泊中,眼神依旧朦胧,却不复灵气反倒死气沉沉——最残忍的莫过于看着一个个她最熟悉最信任的人迫不及待地撕下和蔼可亲的伪装,化身没有理智的野兽。

艾比从来都不是缺心眼。教徒被洗脑,主教和贵族官员串通一气,他们挑选漂亮可爱的孩子以满足下流的欲望。艾比反抗了,所以她每次都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伤。但这次只有一道伤口,却是致命的——他们最终还是选中了埃米,而她作为姐姐必须保护弟弟。

“埃米会没事的,你也是。安莉洁,你别说话了。”安迷修抱起艾比的尸体,再轻轻放到地上,他不敢直视十三岁女孩失去光芒、满是不甘和绝望的双眼。

她为什么不跟自己说?是因为她知晓他的无力?

“你要自己拔出这把刀……我会用炼金术封住你的伤口……坚持住安莉洁。”安迷修合掌,把自己当作贤者之石,这点寿命根本无所谓,而炼成的蓝色光芒让他看到了希望。

安莉洁却握住他的手,轻轻摇头:

“哥……我冷……”

安迷修合上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她死了。

安迷修发誓要守护所爱,却救不了任何人,救不了雷狮救不了帕洛斯救不了佩利救不了卡米尔救不了布伦达救不了妮娜救不了亚历山大救不了艾比救不了安莉洁……

Greed找到安迷修的时候,他正抱着埃米,面对崩塌的神像跪在火海的正中央,周围是燃烧着的信徒,十字架贯穿主教焦黑的尸体,远方的惨叫则来自豪宅和官邸。

他无法判断安迷修怀里的男孩是死是活,但只要安迷修还能呼吸,其他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所谓。

听到脚步声,安迷修抬起头,脸上血泪纵横,他望向Greed,蓝绿色的眸子里一半是烈焰,一半是寒冰。那光芒名为罪,名为暴怒,他开口却是哀求:

“贤者之石……”

“求求你……我都答应你……”

Greed笑着蹲下,向安迷修伸出手,手心里躺着那用鲜血浇灌、以罪恶为食的红色石头。

恍惚中安迷修看到了当初在澄澈青空下向自己伸出手的雷狮,未来海盗的眼中是星辰大海。

【安迷修,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想要?自己过来拿啊。”

“你真该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安迷修,我看你才是真正的贪婪吧。”

Greed抓起安迷修的刘海,迫使他与自己视线平齐。那一瞬间他仿佛又透过安迷修的双眼看到了过去,另一个世界的安迷修画下炼成阵妄图复活死者,这是布伦达的记忆,还是雷狮的?不论是谁的都无所谓了,因为他现在只是Greed。

爱,又或是其他的感情都不复存在。

只有贪欲。

那些杂念都不算什么,他是贪婪,理所当然想要得到这世间的一切,永生也罢、回忆也罢。

但他现在只想要安迷修。

两个罪人交换了一个满是血腥味的吻,红石通过Greed的舌尖渡到安迷修口中,然后被贪婪地咽下。

07
安迷修看到了真理,那是被他遗忘的过去。

怀里的人满身是血一动不动,光芒自他们的头顶洒下,爱人化作小小的种子,离开大地离开尘土,离开他的怀抱,随着那道光回归星海。

他不甘,想起了师父留给自己的书,于是用血与泪刻下那禁忌的符文。

挑战太阳的人翅膀燃烧,最终坠落。

而妄图触碰繁星的人,却永远无法离开那片夜空。

08
“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罪吧,安迷修。”

Fin.

一些扯淡的设定:
√炼金术世界与凹凸世界是平行宇宙,雷狮在凹凸大赛上死亡,安迷修妄图用炼金术将其复活,创世神便将两人投入炼金术世界作为惩罚
√用红石喂养的人体炼成产物是伪七宗罪,从父亲大人身上剥离的是真七宗罪,雷狮被重炼之后成为了真七宗罪的贪婪
√凹凸大赛参赛者均为人造人候补,安迷修被喂红石后成为了暴怒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凹凸/雷安】永恒森林

√艾比女儿第一人称视角,大概是原作背景,【】内为回忆
√标题与正文没多大关系
√ooc,流水账,小学生文笔
√一方死亡预警

00
我从小就憧憬着骑士先生。

01
“妈妈,再给我讲讲,骑士先生是什么样子的?”我把半张脸埋在被子里,可怜巴巴地望着母亲,希望她被我天真无邪又可爱的眼神打动,再为我讲点关于骑士的睡前故事。

“帅得一逼!金发碧眼……哎哟我去记混了……睡觉睡觉!”母亲睡眼朦胧,根本看不到我扑闪扑闪的眼睛,一巴掌把我按到被子里二话不说就梦会白马王子去了。我一边怀疑我不是亲生的,一边暗下决心,去寻找我的骑士大人。

就这样,我带上我的小兔挎包,独自踏上寻找骑士的旅途,前往母亲口中的永恒森林。
02
到达森林前有一段山路,和我想象中的幽暗恐怖不同,这里没有形状诡异的植物和紫色的迷雾,目前还没出现野兽或幽灵,有的只是树叶上的露水,昆虫的鸣叫,以及……

眼前的“魔女”小姐。

与其说是魔女,倒不如说这位美丽的女子更像是妖精或是仙女,假如忽视她脸上诡异的笑容。

“魔女?”

“是哦。”草莓味的棒棒糖靠在魔女小姐樱色的嘴唇上,邪恶的台词从她口中说出都是如此悦耳,“小妹妹遇上我可真是坏运气。请问你还有什么遗言么?”

遇上要取我性命的魔女,我本该感到绝望,最起码应该为自己美丽而短暂的人生感到难过,但我心头此时却平白升起一股压不住的激动之情,这种情感不仅涌上心头,溢出眼眶,还吓了魔女小姐一大跳。

我感觉我的人生目标就要轻松实现了。

“救——命!骑士大人——”我内心既恐惧又兴奋,泪腺就像崩掉的水龙头,嘴角却情不自禁往上咧。

这就是传说中英雄救美的情节啊!妈妈就是这样遇上她的白马王子的!我的骑士大人!

魔女小姐看着我,眼神仿佛在说“你智障”。

03
“这么说您不是魔女,也不是真的要杀我?”我抹抹泪,心里感到一丝失落,果然要见到骑士并非轻而易举。

“开玩笑,鬼知道你就这么信了。”魔女小姐无奈摊手。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所以还是叫她魔女小姐好了。

但马上她又露出狡黠的微笑:“不过你说的骑士先生,我可能知道哦。”

诶?!

“你真的要去找他吗,你这个年纪,都可以做他的女儿了哦。”

我内心一颤,犹豫地点点头,虽然我比较喜欢小鲜肉,但如果是骑士的话,果然还是心灵比较重要,而且我父亲虽然不比白马王子,却也是相当帅的。骑士先生单到现在一定是在等待他的真爱,没错,就是我。

“这样啊,不过他早就和海盗头子搅和在一起了哟。”魔女小姐恶意满满地补刀。

噗——我感觉一股无形之血喷了出来,恋爱之花还未开放就要凋谢,而我年纪轻轻就要承受失恋的痛苦,实在太不容易了。

“即使这样还要去见他的话,我也不是不能带你去。”魔女小姐湛蓝色的眸子里盛满笑意,“我也很多年没他们的消息了,这次同朋友一起来见他们,却在半路走散,没想到能遇到同路的小妹妹。那森林看似平常实则危险,有个伴安全一点。”

“谢谢魔女姐姐!”我抹抹嘴边的血。魔女小姐虽然看起来很不值得信赖,但应该很强吧。

而且能带我找到骑士先生。我顿时感到前途一片光明:“姐姐叫什么名字?”

“我叫凯莉,想感谢我的话,首先称呼我为宇宙第一可爱美少女吧☆”

是我的错觉吗,魔女小姐的声音中充满了胜利的谜之愉悦。

04
然而,不知为何,我和凯莉小姐还是走散了。

就算是我也能察觉到这平凡森林的不对劲。我暗暗发动元力,等待着平静中暗藏的杀机。

我后悔没听母亲的话,弱小的小不点就应该好好窝在被子里听睡前故事,一辈子幻想着不存在的骑士,就像母亲幻想着她愚蠢的白马王子一样。

但那故事太吸引人,母亲口中的骑士先生无比美好,如果能重来,我也许还会忍不住踏上这条路。

我只是不甘心,在我把自己作死之前,没见到骑士先生。

就在我走神的那一刹那,一道白影从树丛中猛地闪出,我来不及防御,只得闭上眼睛等死。

但什么也没发生,我只感觉鼻子前刮过一阵风。

我睁开因恐惧而紧闭的双眼,眼前倒着一只我没见过的猛兽,血染的白色毛发,失去光芒的红色瞳孔。

一击毙命。

而在更远处,蓝金光影交织的中心伫立着一个男人,英俊的面容,挺拔的身姿,那正是我追寻已久的骑士。

我又一次泪奔了:“骑士先生!”这回鼻涕眼泪一齐往下掉,刹都刹不住,但既然骑士先生都有了心上人,我也不需要太在意自己端庄优雅的形象了。

“这里很危险。”他收起传说中的“冷热流”,牵起我的手,“我带你出去。”

这时候我本该沉迷于骑士先生富有磁性的声线或是为他主动牵住我的手而心中小鹿乱撞,但我总觉得他与母亲口中的“恶心帅”以及各种不甚友好的形容不同,看起来温柔又友善,成熟又稳重。他比我想象中冷漠,握住我的手却无比温暖,散发着一种令人无比安心的强大气场。

我问:“骑士先生,海盗头子先生呢?”

他笑道:“他也在这儿。”

我想听故事,但见到他本人,却不知该不该问。我只能盯着他手上戴着的戒指,是很普通的款式。

05
【安迷修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转头看向自己扛着的人:“喂,恶党。”

雷狮连扭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勉强抬起眼皮斜视不让他休息的某人:“干嘛?”

安迷修又抹了抹脸,想让自己显得郑重而没那么狼狈,可惜没什么用,此举还影响到了架着雷狮的动作,引得海盗在疼痛与疲惫中不满地皱了皱眉。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在这个……咳咳!”

雷狮差点没忍住一锤子捶死他。

但还是算了,他现在没这个力气。

安迷修不抹脸了,改揉鼻子:“呃……在下有个东西要给你。”

“我也有。”雷狮也是满脸血,咧嘴一笑咧出一口白牙。

然后他们各自摸出一个小盒子。

……

“卧槽!”安迷修从呆滞中回过神,颤抖着手飞快打开了自己的盒子,把里面的戒指拼了老命往雷狮手指上套,奈何雷狮没个抬手的力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安迷修抢先向自己求了婚。

“嫁给我。”安迷修难得露出一个恶作剧得逞般幼稚的笑容,满是血污的手抓起雷狮苍白无力的手,吻了吻那风格简洁的戒指。

“只要能走出这片该死的森林。”雷狮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艰难地耸了耸肩,“只可惜了积分,我的品位可比你高多了。”

“你知道吗雷狮,”安迷修背起雷狮,“等我们走出去,我要把这破永恒森林改名为永恒自由森林。”

“……”

“怎么不说话了恶党?还活着吗?”

“……傻逼吧你,没救了。”】

06
“到了。”他放开我的手,那种温暖一下子就消失了,“你的同伴们就在前面,叫他们不要再来了。”

“还有你也是。”他蹲下身,摸摸我的头。

我问他:“骑士先生,你们不是老朋友吗,您不去见一见他们吗?”

“代我向他们问个好,”他站起身,“你叫什么名字?”

“比安卡,”我眯着眼,抬头看着他好看的脸,“我叫比安卡。”

“比安卡,”他笑了笑,“也代我向你母亲问好。”

母亲?我想把我的疑问说出口,但他用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凝望着我,我就说不出话了。那是一双很美的眼睛,盛着温和的笑意,但也能满溢凌厉的杀气。

一阵大风刮过,吹乱了骑士先生的黑发,勾勒出他冷峻的脸庞。

我依旧什么都无法问出口,只能看着那白色的身影渐渐远去

我听见凯莉小姐的声音,再回过神,眼前早已不见骑士先生。

07
我早早爬上床,半张脸藏进被子里。孤身涉险的事很好地瞒过了比我还冒失的母亲,我今天依然是个可以享受到睡前故事的乖宝宝。

“妈妈,我还要听骑士的故事。”我摆出乖巧的姿态,期盼地望向母亲。即使见过本人,我也依然喜爱那个美好的故事。母亲拗不过我,只好也钻进被子,抚摸着我的头发,终于开始描述她遇到过的骑士。

“白痴骑士。”她开口又是一番嫌弃,却也有着说不出的怀念,“你之前问过他长啥样对吧?他眼睛是蓝色?绿色?就像绿松石一样……”

母亲形容的骑士先生和我见到的不太一样,但他们太久没见,母亲可能都忘了他的相貌,也可能她见到的根本不是真货。

因为我见到的一定是真正的骑士先生。

下次再去那片森林找他吧,有机会的话,也要见见那位海盗头子先生。

听着母亲的故事,我进入了梦乡。

Fin.

简单来说,就是雷总安哥被困,雷总重伤,没走出去的却是安哥。永恒森林只有雷总走得出去,但他却留下了。

 @江月何曾皱眉 收到了,好开心,安详躺平。

每次看过的文出本都会告诫自己不要买,然后纠结几天,等到恢复意识已经付款成功了。。

没办法啊!!太太的文太好看了呜呜呜,本也好棒啊,表白全员【比哈特

御守好可爱,小蓝我可以再舔十年!要是前天收到就好了,这样小蓝就可以奶我的数学了!御守被缝上了,所以不知道里面的纸片上写了哪位神明的名字??我可以变成欧洲人吗??【不

爱叶蓝爱太太,怀璧更新那段时间每天都有粮吃表示好幸福,有太太在真是太好了呜呜呜。

最爱太太的成精啦,太太你快看我真诚的眼睛!!

继续放旧图自说自话:
peco的亲子分本《Soshite futari de tadaima to》封面的子分部分(所以就不占亲分tag了
很喜欢正太子分的这套衣服,也有在MMD中见到
这里擅自加了红桃A_(:_」∠)_
去年9.30的作品,个人认为还原度还行(然后出现了将近8个月的空档。。
想要练出有自我风格的笔触,因为拍出来显得白,原图一定要色彩艳丽、对比强烈
8月试试久违的原创,再临摹下去我要疯了

自说自话:
翻出一张旧图,临摹
从去年10月开始就没再画画,一直到今年5月末才画了一张生贺
没有一点感觉,还曾明确和别人说过自己不想再画了
但还是希望自己能回想起那种看着作品完成的快乐
当然还有很多答应小伙伴的图要完成_(:_」∠)_
虽然已经半出坑,但必须感谢APH,没有你就没有我现在对历史的热爱啦
嗯,再等我一年

这是一个只有一张图的repo_(:_」∠)_
第一次买喻黄本,感觉超赞
正文不用说,番外和特典都好棒,黄小将军好可爱啊舔舔舔
(翻开特典才发现我看过这篇←蠢
忍不住在历史课上上车嘿嘿嘿,然后安利给了同学w
赠品好丰富啊好精美,本子特典各方面都非常漂亮
物超所值啦